阮悠Cherry

圈名是阮悠/Cherry,因为短时间内我很喜欢它们
缩在自己的世界里随缘产粮的一枚透明文手
爱好作填词的一枚透明现代词作
一个月只能休两天不到的高一新生,学校里不准带手机唷
为着枯竭的脑洞而时时苦恼着
QQ是417706871,随时欢迎登门拜访

《也想要认识的那位女孩》

❤是给可爱的琳姑娘的生贺,同时祝成年快乐❤





       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当然了,所谓的认识说不定是我自作多情——因为我和她其实连话都没有说过。不过我确实在很早以前就开始注意到她了,她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姑娘啊!姐姐你自然不会相信我所说的,但你只要见她一面就明白了。


       请不要与我说什么“啊格式错了下次给我重抄一份”这样的话!你说了我也不会照做的。写个信还要搞得像艺术品一样,有你这样的姐姐可真是烦透了。你既然在那种地方工作的,会不会知道那个女孩呢,我想和她成为朋友——真的只是成为朋友而已,亲爱的,请你不要想多,总之,我想把她的名字写给你。


       林夕阳。这是她的名字。重名早就在两百年前的制度变革中基本消亡了,五十六年前祈历的时代开启之后,就连姓名系统也被彻彻底底改造了一遍,所以查到她没什么难的。想不想查是你自己的事。但是还是不要蔑视你妹妹的眼光比较好吧,她一定是让你感兴趣的人的。


       早餐记得吃得饱一点,做菜不要把糖当成盐放进去。没什么好说的,以上,是你并不那么亲爱的妹妹给予你的真挚的问候。


       最后,没有格式,谢谢。




       你的欲盖弥彰真的是太明显了,我并不那么亲爱的妹妹,我替你查了那个女孩,很漂亮,也很优秀,优秀到我唯一的疑问是,她为什么会进你的那所学校?


       我知道你的智商很高,我亲爱的,所以不要在气头上,认为我只是在贬低你而已——尽管我确实有那么做的欲望。你如果想要接近就尽管接近好了,放心,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选择去救你的。


       至于如何与她相处,这个方法我其实不是很想交给你,我觉得让她把你打得浑身伤残也挺好的——或者把你年级第一的位置踹掉?又或者是让你的过去重演……不要撕纸,原衿。我开玩笑的,从各个档案上来看,林夕阳小姐完全不会是这样的人,不过她精神确实不是很好,怎样,你是否要尝试着去安慰一下她?


       我过得很好,不必你担心,我现在已经不做饭了,研究所的食堂味道不错,听说这里将要有新人,估计又会有很多好吃的,有你最喜欢的葡式蛋挞噢,夕盏小姐派来的厨师精心制作,羡慕不羡慕?


       我也不打算遵守格式了,但求你下次字不要写的那么龙飞凤舞。




       今天有个女孩子在跟踪我啊,咖啡色长发咖啡色眼眸,你是期盼有什么东西把你给喝掉嘛?似乎并不是坏人,所以最后没有出手,但是真的,有点烦。


       学校的课程称不得枯燥无味,认真听课还是有必要的,我所需要的大概是身为一个正常人的证明吧,毕竟这样的时日不多了。可惜还是有很多地方搞不懂,或许我该去打听一下,哪几个是所谓的学霸。


       研究所的资料发过来了,包括给我引路的前辈的资料,好简洁啊,不过也是,谁会让我知道那么多?前辈的模样真的是很熟悉,似乎是最近见过,但是怎么也记不起来。名字是原忻,所以说,明天是要喊原前辈吗?应该不能喊全名吧!会觉得失敬。


       怎么就转成这种蠢萌蠢萌的语气了!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未来的路不长了,说不定得过且过也是那样子。


       明天去研究所报道的话,那就后天去一趟墓地吧。


      你能留多久呢,回头就请烧掉吧!




       夕阳同学和我搭话了!太好了,就是眼神有点奇怪,是来找我问题目的,这能难得住我吗?


       她的发丝好软啊,摸起来滑滑的,可是她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没办法,忍不住,我就是有摸人家头的习惯。资料上说她不喝牛奶,我就当着她的面把牛奶换成了果汁,做法应该没有太明显,她的眸子也好美啊!


       灰发蓝眸的人怎么会是亚太区的啊!好奇怪,可明明也不是欧美人的面孔。所以我向你求助来了。为了你妹妹的幸福你必须答应我。夕阳比我想象的还要棒——体育也很强,你知道你的妹妹体育很惨烈,她说她会帮我的,唉,姐姐,听到这句话我有点慌。


       葡式蛋挞什么的,夕阳说她会烤,我就不惦记你的了。洛夕盏大小姐我可高攀不上,这个该死的制度啊。


       下一封信见,为什么不表达问候?多写一个字我的笔画就乱一分,你自己挑吧。




       灰发蓝眸的人在亚太区确实不常见,也仅仅只是不常见而已,我这几天兼职去了第四高中,那个班里还有一个焦糖发色的灰色眸子的姑娘呢。再说了,我的咖啡妹妹,你自己难道就很正常吗?


       林夕阳,我本想奉劝你不要相处的,但你如果真的能将她和你的关系培养的很好,那也随意了。她确实是值得交往的姑娘——普通情况下,我只是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当然你曾说过自己永不后悔。


       学业加油。我最近很忙,




       那个女孩在榜单上的名字叫原衿,我原本没反应过来,但见到她时我终于醒悟了。她和原前辈的五官很相似。我今天第一次见原前辈,并不是很好相处的人,但终归说得起话,不过像我这种命运注定的人,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两个人是姐妹啊,虽然发色眸色都不一样,但这种东西本来就可以修改,称不上有多困难。


       她伸手摸我头的时候我居然没有抗拒,我自己都有点奇怪,她的眼神很令我讶异,可我不明白那种感觉。另一方面,原衿确实无愧于年级第一的位置,她是真的很聪明,不是从流水线上量产的那种聪明。奇怪的是她的人缘并不怎么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今天倒是收到了情书,“林夕阳小姐”,简直和那张“死亡通知单”上的东西差不多,可却没忍心撕掉。被α的大人们所选中的玩偶一定是完美无缺的,包括外貌,可你们真的知道些其他的东西吗?


        原衿跑步是真的很慢,慢到让我无奈。又不能强行去拉她……明天去一趟化妆品店吧,有些东西需要买。


       晚安,谁能告诉我,我是否需要期待新的一天呢?




       同班同学也有人盯上夕阳了呢……真讨厌,可我没办法直接到他面前说夕阳是我的,这句话本身就是错的。夕阳今天笑了,还带着我跑步……咳,这种事情就不提了。


       夕阳烤的葡式蛋挞非常好吃,真不愧是她啊。但是上课天马行空可不行啊,这样下去无论怎么补习都会补不上的!只不过谁都会天马行空吧,唯独我没有那个资格而已,至始至终都没有资格。


        不过,最近也觉得被奇怪的东西盯上了……上学和放学似乎都有东西在盯着我。怎么办,回头找江哥哥帮帮忙吗?


       姐姐说她很忙,但还是写点东西过去吧。




       你的奉劝我不打算听,我不明白,反正我早就被姐姐你逼迫得什么都失去了,包括朋友,这个我亲自选中的朋友,她背叛我我也不会太伤心的。


       她烤的葡式蛋挞很好吃,她的体育非常优秀,以及她成绩的问题我总算搞清楚了,上课天天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她本身确实是很聪明的姑娘。本来想请夕阳来我们家做客,可就现在这个局面还是算了,我打算带她出去吃饭,却没有足够的钱,那就请富裕的姐姐大人打开腰包?不然我就去找江哥哥要啦。


       姐姐很忙的话就请尽管忙吧,越忙越好是我的真心话哦。不过也请您百忙之中抽空看看我的疑问吧,您奉劝的原因究竟是些什么呢?


       今天她收到了情书,来自我的同班同学,夕阳当然没有接受,但她下意识读称谓的表情让我记忆犹新。那可不是普通的A区人的表情。以及她今天一直穿着长袖,天气可是三十二摄氏度啊。当然了,她那件白色的猫耳T恤衫非常可爱……她也非常可爱……可这一点也不正常。


        我需要真相。虽然我说得毫无章法,但我相信你能明白你的妹妹的意思。



         

       我从来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但今天几乎没法说服自己。林夕阳今天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进来的时候我甚至有点害怕。她对我夸赞我的妹妹很可爱,大概是刚被注射药物的缘故,说话不是很流利,因为很疼啊。我没办法回答,于是只能点点头。


       我试图向同事打听林夕阳的情况,然而他们也不知道更多,但这个姑娘似乎并不是由本地转进来的,我想我能推测出那些所谓的其他途径……江奕群让我别想,做好眼前的就行。可说真的,我确实是第一次面对活生生的实验体——却偏偏是个漂亮与温柔到让人心疼的女孩子。


       这两样到底是她的武器还是天生的保护壳呢,原衿说的没错,她确实有值得自己被吸引的魅力。原衿并不信任我,而我也下不了什么决心让她们不再见面,虽然做到它并不困难。


       我尝试着询问她写什么,监控室的那个男人被我支出去了,我难得有短暂的自由交流时间。可她永远都藏着掖着,不肯多透露一个字——我需要的和我想知道的。僵持的最后她用我的妹妹打破了沉寂,林夕阳安静地说我的妹妹很好,很温柔,并且说她非常好奇为什么我和她的关系如此奇怪。我无法回答她,随后,是了,这便是和她藏着掖着同理的事情。


       她的身体很脆弱,并不适合做一个实验体,计划才开始没几天,她就已经撑不住了。然而同事在食堂羡慕的和我说你真好可以早点结束工作放假的时候我居然感受到了一丝恶心。所以说其实每个人都期盼着自己手下的实验体早点死?


       但我知道她说的没错。


       快要离开的时候林夕阳突然提起了我妹妹邀她出去玩的事情,她说她希望我能答应,也说了绝对不会影响到我妹妹的生活。我回答说我知道了,我还能回答什么?我被莫名其妙的事情牵绊住了。


       各种数据表明她确实没剩几天了,我能做的大概是,帮她撑到出去玩的那天?!



 

        不该知道就别多问。


        钱会随信寄回来,除了去餐馆也可以去游乐场或者电影院,或者其他你们感兴趣的地方。


        我最近很忙,就不多说了。



        

        难得拿出钱,放学后去街上买了一条新裙子。

      

        我想好好过唯一值得我期待的明天。




        太棒了,姐姐给了很多钱,可以带着夕阳好好玩一玩了。


        真好奇她开心的模样呢,可总有什么……是我的错觉吧。

        



       她咬着吸管的样子非常可爱!还趴在水族馆的玻璃上很好奇的看着小鱼——难道以前没有来过这里吗,初中的时候都会统一来参观的啊。其实这里的春游时没有必要的,或许只是形式上吧,大家都不在乎。


       不管那么多,她的眼睛真漂亮……和水族馆的水一样,虽然那水当然不会是蓝色的,真的很好看,可那真的不是风平浪静的大海……我为什么要写下来?这并不像是写给你的信,姐姐,那样的钱太不符合常理了,快抵上你一个月生活费了。


       好吧,这里没有生活费这种话,我不该写,所以接下来的是,夕阳很开心的和我一起吃冰激凌,夕阳很开心的和我坐摩天轮,夕阳很开心的和我坐过山车,夕阳很开心的和我坐旋转木马。真是的,姐姐,这些你都没有陪我坐过啊!当然啦,我自己也没有坐过。


       不过你把一书包的作业带过来这件事,好可爱……滤镜大概有八百米厚了吧。


       写不下去了,原忻把真相告诉我比较好噢?


       即使很忙的话,也请给我写信吧。




       一直都没有回信呢。




       被带着吃了冰激凌,诶,虽然以前也有,但是有些不一样呢。


       她指着海豚大喊大叫结果引来了别人的围观,好容易才拦下了。


       没有力气写了,幸福的事明明是写多一点更好吧?原前辈今天晚上一直没有来,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吧。原衿……我不信她什么都不知道,怎样都好了,以后就不会再见了。


       她在我冰激凌上放的那颗草莓很可爱,那种晶莹的红色,如果是裙子的颜色一定很美吧。今天穿的是天蓝色的伞裙,还有白色的蝴蝶结。头发也散下来了,第一次很认真的打扮自己……最后一次了?


       原前辈说她可以帮忙推迟最后一针药剂的时间,我相信她办得到,也相信她并不是为了我……最后还是拒绝了,那最后一天是什么时候呢,我很认真的问了她。


       明天。


       那我能要一盒火柴吗,我可以在你的视野里使用的,保证不做出格的事。


       可以。


       好啦,都结束了呢。




       很抱歉妹妹,一直都没给你写信,我已经忙完了,我知道你想问我些什么,我会尽量回答你的。并且我会在你收到这封信的第二天回家。


       林夕阳不会回来了,你离开B区的时候,你那些同学难道还有可能见到你吗?她很清楚这件事,也不要问我她去哪了,我不会回答。


       你如果想念她,可以去她曾经经过的地方,她没有墓。不要过分关注,不然你会彻底抹杀她的。


       如果拍了照片,就先交给江奕群保管,不要自己留着,她不会希望这样的。


       最后,她说,她很感谢你。 


 

© 阮悠Cher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