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悠Cherry

圈名是阮悠/Cherry,因为短时间内我很喜欢它们
缩在自己的世界里随缘产粮的一枚透明文手
爱好作填词的一枚透明现代词作
一个月只能休两天不到的高一新生,学校里不准带手机唷
为着枯竭的脑洞而时时苦恼着
QQ是417706871,随时欢迎登门拜访

【伪装者】《瑰夜》于曼丽同人填词

词前附原著和剧本小说两段曼丽的心理描写。

她就像一只猫,无论是男是女都被其所吸引,沉沦。

.

于曼丽站在窗外,隔窗望着明台和程锦云,那种相爱的磁场,她再熟悉不过了。望着吧台上猩红的酒色,红酒有毒还是爱情的红酒有毒,她不得而知。路灯下,她再也没有了哭的欲望,她缓缓抬头仰望天空,她笑了,但这笑里充满着悲哀。路灯的余光映照在她的脸颊上,泪痕仍在。

.

他忘了,酒馆窗外还有一个痴情凝望他的女人于曼丽。

于曼丽终于隔着玻璃窗看见了明台真心喜爱的女人。那种相爱的磁场,她再也熟悉不过了。吧台上,猩红的酒色就像是下了毒。红酒有毒,还是爱情的红酒有毒?她不得而知。

于曼丽的心一瞬间碎成八瓣,她想,人都说是七瓣心香,轮到自己,偏比别人多一瓣来踩。

但是,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把这个女人大卸八块的想法,而是想彻底把自己的神经、思想、肉体、眼睛、情绪给大卸八块。

她眼中全是凄凉,可供遥念,可供遐想,不可触及,一旦触及,她就浑身疼痛。她想着,自己以后不必再来了。

她走在一排寂寞的路灯下,她想着,于曼丽,你真是好痴情,好痴心妄想,这满大街行走的女子,模样再不济,也是干净的。

于是,她再也不哭了。

她把手缓缓放下,仰望着天空,笑了笑。

她笑得很悲哀。

.

原曲:禁区-黄龄

填词:阮悠

.

天地间破开雨水的一枚黄铜弹壳

伴落地的放大回声成了唯一亮色

这一窗铁格  笼阔着深渊的跋涉

身影光影交错枪口所对准的忐忑

夜色太沉分不出少女的忐忑

不甘与自卑混合  唇齿间弥散开苦涩

你曾躲开的一个吻  多少开玩笑的成分  

却让最后的长夜索然无声

上帝赐她至美至纯  留我在长街孑然一身‘

这拥抱权当美梦成真


红酒香  隔开几年仿徨

红酒香  天空格外晴朗

那些惨白透净的街灯

将什么见证

荒野里  曾没入几多风尘

荒野里  随波逐流的爱恨

戈壁砂砾上淋漓血痕 心掷地有声


是否怨着命运苛刻  人生起落满是波折

所爱的恨的痛的都像过客

当这舞曲终于响彻  步伐与距离遵着规则

忽将痴心理解得深刻


玻璃窗  留着生毒的梦

玻璃窗  天色变得阴沉

那些惨白透净的街灯

将什么见证

在一夜  白纱包裹的纯真

在一夜  通向绝路的归程

戈壁砂砾上淋漓血痕 心掷地有声

在一夜  白纱包裹的纯真

在一夜  悲欢沉淀的眼神

悄然定格的唯一念想 成谁的遗像

若身心麻木留躯壳冰冷

曾留的那句话终于  悄悄地成真

.

想要唱的留句言即可,唱好希望留个链接

欢迎提出意见







评论
热度 ( 11 )
  1. 爱豆是小冰糖阮悠C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 阮悠Cherry | Powered by LOFTER